奥拉星星光角斗士
記憶東麗

李莊子村

    發布時間:2019-05-27        

村情簡介:李莊子村,清道光年間(1821—1850年)建村,曾用名田子,“文革”時曾更名紅衛村。有534戶,1572人,除漢族外,有回族7人,耕地面積1240畝。位于街道辦事處西南2.7公里,東與楊家泊和西窯接壤,西鄰下翟莊,南靠海河,北至津塘公路。2007年,隨著污染搬遷項目的啟動,村民們統一搬遷到無瑕花園,主要居住在森淼里、民惠里、華盛里小區。

村名的由來

李莊子村是由田子、蛤蟆灣、喜鵲窩、李家莊四個小地方合并而成的。在這四個地方中,田子的歷史最久遠,可以追溯到清代道光年間。道光年間田子還是一塊雜草叢生的荒地,田氏族人看到此地既有荒地可以開墾種糧食,又臨近海河,農閑的時候還可以下海捕魚,水陸交通十分便利,于是在這里安家落戶,繁衍生息。由于田氏族人第一個來到這里開荒,所以被稱作“田子”。

隨著周圍荒地不斷被開墾,越來越多的人遷入此地,后來遷來的人居住在離田   子不遠的地方,于是在田子周圍逐漸形成三個人口聚居地——蛤蟆灣、喜鵲窩和李家莊。

蛤蟆灣因為臨近海河,臨海的土地被海河的潮水長期沖刷,形成一個個凹陷,漸漸地形成許多小灣,灣內有許多蛤蟆,每到夏天夜晚,蛤蟆的叫聲此起彼伏,于是村民們便把這個地方叫作“蛤蟆灣”。

喜鵲窩是因為傳說此處經常有喜鵲在樹上筑巢,整天嘰嘰喳喳叫個不停,于是村民們便給此處起名叫“喜鵲窩”。

李家莊里住的村民以李姓為主,李姓村民同宗同源,都是一個李姓大戶的后代。這個大戶因為逃荒,帶著一族老小來到李家莊所在位置,在這里安家建房,買田種地,于是被稱作“李家莊”。李家靠種田漸漸富裕起來,買了越來越多的地,周圍的窮人都漸漸聽說:李家莊有個老李家,錢多地多,需要雇大量的人去種地。于是窮人們卷起鋪蓋,往李家莊去打工。老李家的主人心腸好,并且自己家正好有地需要人耕種,再加上財大氣粗,所以對來投奔的窮人們都來者不拒,將這些窮人雇作長工種地,于是越來越多的人在李家莊定居。

隨著海河水位不斷上漲,河水漸漸淹沒了靠近海河邊的李家莊、喜鵲窩、蛤蟆灣的土地,于是三個地方的村民舉家遷移到地勢較高的田子里居住,由于這些村民中李姓人口眾多,所以將“田子”改名為“李莊子”。    

講述人:彭宗海,82歲                                                    

許德明,78歲                                                      

許德海,75歲     

許樹亭,72歲                                                        

趙鳳平,54歲                                                      

許作虎,46歲  

整理人:陳天諾      

王  八  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村民在農閑時沒有事兒可做,覺得天天閑在家里也不是個辦法,便想出一個既可以自娛自樂,又可以鍛煉身體的好方法——辦個村里自己的花會,于是“王八會”應運而生。之所以叫“王八會”是因為花會表演隊中有一名演員背上背著一只烏龜道具進行表演,村民們便打趣將花會稱為“王八會”。

“王八會”表演隊的隊伍一般有二三十人,每到表演的時候,演員們穿上各色戲服,有的頭戴玉冠,有的手持綢扇,有的揮舞長槍,臉上涂上鮮艷的彩繪,畫上臉譜,扮作各種人物,這些人物角色有傻媽媽、傻兒子、青蛇、白蛇等。同時隊伍尾部還有兩名隊員敲著手鑼和腰鼓伴奏,前面的隊員們濃妝艷抹,踩著鑼鼓的節奏前進,模仿自己所扮演角色的各種神態和動作,隊員們夸張的妝容和逗趣的表演往往引得觀看表演的村民們哈哈大笑。

“王八會”在村里進行表演時,若行走的是小路,隊員們則排成一列行走表演;若行走的是大路,則分成兩列。“王八會”表演隊途經的很多人家會自發地在門前擺張桌子,放上幾碗茶水和點心來慰勞隊員們。作為回報,隊員們會在此稍做逗留,多表演幾下以示答謝。

由于種種原因,“王八會”辦了幾年就消失了。不過村民們還一直保持著熱愛文藝的傳統。

講述人:彭宗海,82歲                                                       

許德明,78歲                                                        

許德海,75歲                                                       

許樹亭,72歲                                                        

趙鳳平,54歲                                                      

許作虎,46歲  

整理人:陳天諾           

日軍侵略與李莊近代化

李莊子村雖地處海河沿岸,但散布于海河沿岸幾十處村落、渡口中,算不得隘口要津,所以在日占初期,除了偶爾的例行檢查,日本軍人輕易不會出現在村內。但村民對日本人卻并不陌生,日本技術人員幾次到村中修建近代化設施,當然,最熟悉的當屬海河上頻繁往來的日本船只。

隨著太平洋戰爭的爆發,曾經活躍在海河水域的英美列強船只紛紛消失,與此同時,出現的是大量日本船只。彼時的李莊子村中,也有幾條小船,但與規模龐大、乘風破浪的日本船只比起來頗顯寒酸。幾乎每日,村民都能看到日本大船經過,船桅桿上高懸著太陽旗,船身上漆著“XX丸”,碰到中國人所駕馭的小船,日本船只經常會猛然加速掀起巨浪,將中國船只拍翻,每當此時,村民在岸上都可以聽到日本水手的嘲笑聲。村民一方面恨日本大船在海河中興風作浪,動輒就用大船掀翻中國人的小船或舢板,但另一方面對于日本船只現代化的程度又頗為佩服。

隨著日本軍國主義對中國的不斷侵略,小小的李莊子村終究也難逃日軍的魔爪,日軍利用漢奸維持會、米谷統制會大肆進行經濟掠奪。與此同時,日軍為提高生產效率,減少耗能,達到進一步掠奪中國資源的目的,在一定程度上也推動了村里近代化進程。

日本技術人員到李莊子的第一件事,便是改良水稻種植技術,日本人雇傭大量農民,與其說是雇傭,倒不如說是半強迫農民為其勞作,日方以遠低于市場價的錢財迫使村民為其開墾荒地,并組織村民進行科學耕種,之后再以低于市場價格的錢財強制“回購”稻谷。秋收時節,村民發現在這些日本人指導下的水稻畝產竟然比以往提高了五六倍,但還不待村民慶祝,漢奸便來到村中支使村民將水稻收割裝車,運往軍糧城機米廠加工。

不久村人更被漢奸通告,皇軍一旦發現誰偷吃稻米,就用刺刀將其挑殺。日軍在村里實行糧食配給制度,交出去的是稻谷,換來的是日方制作的一種以雜糧為主的混合糧食,不僅難以下咽,數量還有限,村民常常食不果腹,不得以冒著生命危險偷吃起了稻米。村民每次吃稻米前,除了安排人放哨探查日本軍人動向外,還要預先挖出一個大坑,埋鍋造飯,偶爾日本人尋著裊裊炊煙而來時,村民急忙將稻米、鍋灶埋入深坑,等日本人一走再將鍋灶挖出。

日本技術人員不但提升了水稻技術,還在李莊子村一帶修建了十三拱橋、小鍋爐、洋閘,甚至今日的津塘公路亦是對日本人當年“墊車道”的升級。當年日本技師修好小鍋爐后不久,由于缺乏維護外加村民使用不當,小鍋爐停止了運轉。村民生怕日本人知道小鍋爐停運后,會一怒之下責罰大家,便偷偷籌錢乘小船逆流而上,請來市里的中國技工對小鍋爐進行維修。這種核心技術日本人又怎么會教給中國技工,中國技工使盡渾身解數,也無法讓小鍋爐再次運轉。

村民干脆死馬當活馬醫,遍招附近一帶的能人異士前來修小鍋爐,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不久日本人從漢奸口中聽說小鍋爐壞了的消息,便派了一名工程師來維修。日本工程師一到小鍋爐可樂壞了,不知道哪兒來的神漢巫婆也跑來“修”小鍋爐,小鍋爐被貼了一圈神符,巫師正在旁邊運氣發功替小鍋爐驅鬼呢。巫師替機器驅“鬼”,不但沒能讓小鍋爐再次運轉,還將村民們最忌憚的日本鬼子“驅來”一事,一度成為村民飯后談資。日本工程師半個身子探入鍋爐,不出十分鐘,村民就聽見小鍋爐再次運轉的聲音。

講述人:彭宗海,82歲                                                   

許德明,78歲     

許德海,75歲    

許樹亭,72歲                                              

趙鳳平,54歲                                                

許作虎,46歲  

整理人:馮牧野                        

名噪一時的五一閥門廠

李莊子村曾存在一個名噪一時的五一閥門廠,只不過現在已經漸漸不為人所知曉。五一閥門廠從20世紀60年代初起步,到90年代發展到最巔峰,后由盛轉衰。90年代五一閥門廠的工人有將近200人,可以毫不夸張地說,當時整個天津市所使用的水龍頭閥門,有三分之一都來自五一閥門廠。閥門廠生意最好時,廠里每夜燈火通明,工人們加班加點地生產閥門,幾臺制造閥門的機器徹夜不停地運轉,每天清晨,裝貨的大卡車必定準時停在工廠門口,工人們把一大筐一大筐嶄新的閥門裝上車,運送到天津各個區縣。

提起興辦閥門廠的緣由,這其中還有一個小故事。60年代初的某一天,村里突然來了一個誰都不認識的年輕人,村民們上前一打聽才知道,原來這個年輕人是從市里來的,其老家是李莊子村,此次是來投靠親友。

有一次,村民們一起去田里給麥苗松土,年輕人也跟著大家一起下地,一到地里,只見年輕人拿起鋤頭對著麥苗就揮了下去,一鋤頭直接斬斷了一溜剛剛長出新苗的麥子。村民們趕忙喊住他:“大兄弟,我們今天是來松土的,可不是來鋤苗的啊!”旁邊的村民也急忙把手里的抓鉤(注:松土用具)遞給他,手把手教他松土的方法。但是沒在地里干多久,年輕人好像和誰賭氣似的,把抓鉤一扔,坐到田壟上。一起在田壟上休息的村民便和年輕人攀談起來,這下大家才知道他為何會從繁華的市里回到落后的村里。

原來年輕人上過技校,畢業后分到市里的閥門廠工作。本來前幾年在廠里工作很好,誰知今年廠里要將年輕人下放到邯鄲去,由于不愿意離開家鄉,年輕人便從廠里辭了職,回到老家種田。本想著種田很容易,就是鋤地插秧收割的事,沒想到今天下地一看才發現種田也是個技術活,一時之間還不能很快學會,年輕人越想心里越堵得慌,只好垂頭喪氣地坐在旁邊。

聽完年輕人的遭遇,村民們十分感慨,紛紛安慰年輕人讓他振作起來。這時,有幾個村民問道:“大兄弟,你說市里的閥門廠能賺很多錢,你又學過那么多的技術,我們村有這么大塊的空地,我們鄉里鄉親一起出點錢,是不是可以在村里開個閥門廠呢?”年輕人和村民們一合計,覺得這個想法十分可行,于是當晚就找村領導商量這件事,而村里正好也有發展工業的打算,大家一拍即合,說干就干。

萬事開頭難,何況又是在條件簡陋的農村,村民們世代都在土里刨糧食,沒知識沒文化,突然要開辦一間工廠,艱難程度可想而知。但村民們并沒有放棄開辦閥門廠的想法,而是你一毛、我兩毛地湊齊了買原料、機器所需要的資金,從市里買回別的閥門廠淘汰的皮帶車床和制造閥門的生鐵,又在村里找了幾間閑置的破土房,選出村里十幾個頭腦靈活的村民作為工廠的第一批員工。由于這個年輕人是屬于村里第五生產大隊,閥門廠所占用的地屬于村里第一生產大隊,于是村民們將閥門廠起名為“五一閥門廠”。

為了盡快掌握技術,員工們終日不歇地在土房子里學習怎么看圖紙,學習如何操控機器、學習閥門生產的“鍛、車、磨、刨、銑”等程序,自己慢慢摸索,依葫蘆畫瓢,又請市里的工廠幫忙加工零件,幾個月后,“五一閥門廠”第一批閥門成品生產出來。李莊子村因此成為附近村莊中較早開始走上工業化之路的村莊。

第一批閥門生產出來之后,村民們讓村里最能說會道的村民背著閥門前往市里各個單位推銷。由于閥門在市里本來就是供不應求的商品,而村里生產的閥門價格也比市里閥門廠生產的同質量的閥門便宜許多,所以“五一閥門廠”物美價廉的閥門一舉搶占大量市場。一時間,“五一閥門廠”在市里聲名大振,閥門訂單紛至沓來,產品供不應求。

閥門廠繼續購買機器,不斷擴大生產規模,同時四處取經,請專家來指導生產。當時許多外省的閥門廠都慕名而來,到廠里觀摩學習。發展到90年代的鼎盛時期,廠里根本不需要派銷售員去各處推銷,每天早上工人們一上班,就會看到來自各個單位的業務代表們早就站在廠子門口等著交定金購買閥門。

90年代后期,廠里最初的技術骨干卷款逃走,閥門廠資金鏈斷裂。巨大的債務將閥門廠壓垮,只好停產倒閉。當還完債務時,村里已經沒有能力再重振“五一閥門廠”當年的雄風了。

講述人:彭宗海,82歲                                                    

許德明,78歲                                                    

許德海,75歲                                                     

許樹亭,72歲                                                       

趙鳳平,54歲                                                     

許作虎,46歲  

整理人:陳天諾 

熱點新聞

奥拉星星光角斗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