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拉星星光角斗士
記憶東麗

小北莊村

    發布時間:2019-05-22        

村情簡介:小北莊村,清光緒三十年(1904年)建村,曾用名新袁莊。有174戶,502人,耕地面積375畝。位于街道辦事處西南3公里,津塘公路兩側,東至官房村,西至袁家河,南與新袁莊為鄰。

村名的由來

清光緒初年,華北地區爆發了一場百年不遇的大旱災,因高峰年份是在丁丑、戊寅年(1877年、1878年),所以又稱“丁戊奇荒”。受災區域里最嚴重的當屬山西、河北、河南、山東四省,大量災民不得不背井離鄉,踏上流亡轉徙之路。一些逃荒者先后來到小北莊所在的地方定居,隨著人口越來越多,逐漸形成村落。因村莊地處老袁莊以北,占地面積較少,遂命名為“小北莊”。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新袁莊村和老袁莊村以及小北莊村合并為一個生產大隊,80年代分成三個行政村。小北莊在改革開放以前只有13家,以韓姓居多。改革開放以來,村民們安居樂業,小北莊村人口逐漸增多。

講述人:劉恩元,52歲,村干部               

劉艷會,42歲,村委會副主任   

整理人:王璐清          

小北莊洪災

民國28年(1939年),氣候異常,谷雨之后陰雨連綿約一百多天。高粱、玉米、豆子等大田作物,自出苗之后,壟溝里就沒干過一天。村民們在泥濘不堪的農田里干活很不方便,根本無法鋤草。眼看著陰雨不斷,莊稼地里雜草叢生,大家焦急萬分,渴望天晴。可是,天仍是陰雨霏霏,連月不晴。

農歷五月中旬,小麥成熟,洼地的村民淌著水,在荒草中拔小麥,打捆拉筏,拽到麥場上,收成不足常年產量的十分之一。

入伏之后,連降暴雨,河水猛漲。往往是早上天還好好的,一會兒的工夫就雷鳴電閃,大雨傾盆,下雨的間隙越來越小,云層越來越低,舉目四望,天連著地,地連著天,眼前僅存天地間一點兒縫隙被那萬千條齊刷刷的雨柱縫合起來,從此天地連成了一片。視線里到處是水,耳朵里到處是水聲。

頃刻間,遍地起水,溝滿壕平,水從高處流向低處,由小河匯成大河,袁家河的河面越來越寬,一丈、二丈、三丈、四丈……河水淹沒田地,漫過道路,漲到臨河村邊,又沖進院落,淹沒房屋,舉目觀望,眼前已成一片澤國。西邊半個村子的人家都進了水,土房一間一間在水里濺了一個泡兒,引起一個一個漣漪,倒塌了。來得及跑出來的青壯年,把孩子放在笸籮里,一只手劃著水,一只手推著笸籮,由西向東艱難地行進著,來不及跑出來的人,隨著房子的嘩啦一聲倒塌,永遠的在世界上消失了。夜里,從袁家河的河面傳過來凄厲的嘯聲,人們哀嘆道:“河一笑(嘯)又要死人了。”

無情的洪水淹沒農田,淹沒村莊,人們看著一座座泥土砌的房子坍塌、破敗。混濁的洪水中,可以看到漂浮著的家具、器物和門窗,時而夾雜著人和牲口的尸體。

土地絕收,村里的農民生活沒了著落,饑寒交迫,背井離鄉,四處奔走。有的托親靠友將孩子送到山里去放羊,女孩子找個人家當童養媳;有的變賣隨身物品,出走求生。當時村里還流傳著一句俗語“大戶人家賣騾馬,窮苦人家各東西”。窮苦災民處于做工無人雇,討飯無人給的地步。很多最早從河北、山東逃荒而來的村民被洪澇逼得不得不再次踏上奔波之路,拖家帶口回到原籍處。

除了還有幾戶家里有錢,房子蓋得牢的人家沒走,其余村民大都離開此地,當時的小北莊幾乎到了荒村的地步。直到兩三年后,土地情況開始好轉,可以重新耕種,人們才紛紛搬回來。

講述人:楊秀春,80歲,原村委會會計     

整理人:王璐清                          

神    泉

以前,小北莊村東頭有棵白果樹,樹下有口泉眼,泉水極旺,據說源自袁家河,全村都吃這眼泉水。白果樹不知何年何月為何人所栽,泉眼也不知哪年哪月為誰人所挖。只知道這泉眼的水像蜜一樣的甜,無論豐水期還是枯水期,泉水汩汩,常年不涸。不僅如此,用泉水洗臉,臉又白又嫩;用泉水洗頭,頭發烏黑油亮;用泉水洗澡,男人越洗越健壯,女人越洗越苗條。除此之外,這泉水還能治病,胃脹不消化,喝上碗沁涼泉水,肚子咕嚕咕嚕幾聲,馬上就舒坦了。因此全村人稱之為“神泉”,泉里的水為“神水”。

在20世紀80年代以前,村里的人都喝這泉眼里的水,正是這口泉孕育了村里的幾代人。然而隨著周圍各類工廠的建立,袁家河的水不再純凈,這口泉眼里的水也不再流淌,人們再也喝不到甘甜清冽的神泉水了。

講述人:楊秀春,80歲,原村委會會計            

劉艷會,42歲,村委會副主任             

整理人:王璐清    

熱點新聞

奥拉星星光角斗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