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拉星星光角斗士
文藝資訊

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 探尋神秘的古蜀王都

    發布時間:2019-06-05    文章來源: 人民網    

建立在遺跡原址上的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保留了真實的考古現場,擁有太陽神鳥金飾等國寶級文物,生動展現了商代晚期至西周時期古蜀文明的燦爛輝煌

2001年2月,在成都市西郊金沙村一處建筑工地里,出土了一些類似玉片和象牙殘片的物件,金沙遺址由此揭開神秘的面紗。金沙遺址被認為是商代晚期至西周時期古蜀國的都邑所在,是四川繼三星堆之后又一重大考古發現,入選“2001年全國十大考古發現”。

2007年4月,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在金沙遺址原址拔地而起。這是一座為保護、研究、展示金沙文化和古蜀文明而興建的遺址類博物館,占地面積30萬平方米,總建筑面積3.8萬平方米,由遺跡館、陳列館、游客中心、文物保護與修復中心、金沙劇場、園林區等部分組成。金沙遺址博物館現有文物藏品萬余件,其中一級文物364件,尤以太陽神鳥金飾等國寶級文物聞名海內外。

保存最完好的古老祭祀遺存

走進全鋼架構建的遺跡館,只見一大片裸露的遺址上,分布著一個個不同深度的探方,有的探方里還埋著獸牙、獸角等遺物,讓人感覺進入了真實的考古現場。

“遺跡館是金沙遺址大型祭祀活動場所的所在地,總面積約7588平方米,是中國迄今發現的延續時間最長、保存最完好、遺跡和遺物最豐富的祭祀遺存。”博物館講解員介紹說,“為了防止地下遺址被破壞,遺跡館由15根架立在地表的鋼架支撐,整座建筑的結構基礎主要設在建筑外緣已完成發掘或經勘探無重要文化堆積的點位,館內則為無柱大空間。”

據悉,金沙遺址分布范圍約5平方公里,年代為公元前12世紀至公元前7世紀(距今約3200年—2600年),已發現的重要遺跡有祭祀區、宮殿區、墓葬區、生活居住區等。其中,祭祀區發現了60多處與祭祀活動有關的遺存,出土金器、銅器、玉器、石器、漆木器、陶器等文物6000余件,還有成噸的象牙和數以千計的野豬獠牙、鹿角等,堪稱世界范圍內出土金器、玉器最豐富,象牙最密集的遺址。

遺跡館以發掘現場的原生態保護展示為主,依據當時出土的遺物種類劃分不同區域,每個區域都有展示牌,介紹這里的發掘情況。

“一號坑是金沙遺址祭祀區發現的形狀最規整、埋藏文物最集中的一處祭祀遺存。”講解員說,“坑內的器物分層擺放,上層全部堆積象牙,象牙擺放極有規律,場面非常壯觀。從斷面觀察,象牙多達8層,平均長度為1.2-1.6米。”如今,坑已回填,地表可以看到一個個灰色小土包。

在一處探方內,一名身穿藍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員正拿刷子蘸取一些白色液體,輕輕刷在坑內半埋半現的遺物上。“為了讓觀眾直觀地看到遺物埋在探方內的場景,我們將一些野豬獠牙、象牙、鹿角等留在原處,定期由工作人員為其涂抹保護液進行維護。”講解員解釋道。

由于祭祀區的堆積情況極為復雜,出土的文物又極其珍貴,需即時進行保護,因此主要的發掘工作自2002年就中止了。大量的探方目前只到西周晚期的地層,離生土還有近3米深。時至今日,已挖掘的區域只占整個金沙遺址的十分之一,出于遺址保護的目的,今后不會再進行大規模發掘。

出土文物工藝水平令人叫絕

陳列館是一座斜坡狀方形全鋼架建筑,它與遺跡館一方一圓,彰顯古人天圓地方的宇宙觀。

陳列館的“走進金沙”主題展由“遠古家園”“王都剪影”“天地不絕”“千載遺珍”“解讀金沙”5個展廳的展示內容組成。展覽通過實物與多媒體技術相結合的方式,從生態環境、建筑形態、生產生活、喪葬習俗、宗教祭祀等多個角度,全面展示了金沙文明的燦爛輝煌。

在“遠古家園”展廳,一幅巨大的半景畫再現了3000年前金沙先民的生活環境。“王都剪影”將碎片化的考古發掘成果巧妙拼貼,呈現出一幅幅金沙先民生產生活的剪影:居所、工具、燒陶、冶鑄、制玉、墓葬……一個規模宏大、規劃嚴密、社會組織結構清晰的商周時期古蜀王國都城圖景浮現在世人眼前。

“天地不絕”展廳分門別類展示了金沙遺址出土的祭祀遺物,包括大量的象牙和玉器。“我們這里的象牙不以根計算,而以噸計,如此龐大的數量全世界罕見。”講解員說。

“千載遺珍”是整個展覽的精華部分,集中展示了金沙遺址出土的30余件珍貴文物,包括玉圭、玉戈、玉璋、玉璧、玉琮等玉器,太陽神鳥金飾、黃金面具、蛙形金箔等金器,此外還有石跪坐人、石虎等石器和青銅立人、帶柄有領銅璧等青銅器。

在展廳正中央,陳列著金沙遺址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太陽神鳥金飾原件。它外徑12.53厘米,內徑5.29厘米,厚度僅0.02厘米,重20克。外廓呈圓形,圖案分為內外兩層。外層圖案由4只等距分布的相同的鳥組成,鳥均作引頸伸腿、展翅飛翔的狀態,逆時針方向飛行。內層圖案為等距分布的12條弧形齒狀芒飾,按順時針方向旋轉。在紅色襯底上觀看,金飾的內層圖案很像一個旋轉的太陽。

太陽神鳥金飾的圖案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山海經》中“金烏負日”的神話傳說。古人認為,太陽不像鳥兒有翅膀,無法自行在空中移動,其之所以能夠東升西落,是因為每天有金烏背負著太陽從東方的扶桑飛向西方的若木,日出日落,循環往復。有專家推測,太陽神鳥金飾內層的12道芒飾可能代表一年的12個月或一天的12個時辰,外層的4只鳥則可能象征春夏秋冬四季或東南西北四方,體現了古蜀先民對自然規律的深刻認識。

“太陽神鳥金飾由自然砂金制成,含金量高達94.2%,是金沙遺址出土金器中含金量最高的。”講解員說。3000年前的古蜀先人竟能制作出如此鏤刻精美、厚度極薄的金飾,其工藝水平令人驚嘆。

2005年,太陽神鳥金飾從1600余件候選圖案中脫穎而出,被選為中國文化遺產標志。其后又被確定為成都市城市形象標識的核心圖案。2013年,國家文物局將太陽神鳥金飾列入《第三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

展廳中還有一件金器非常引人注目,這是一件寬19.5厘米、高11厘米、厚0.04厘米的黃金面具。面相近方形,額齊平,長刀形眉凸起,大立眼,鼻子高挺,嘴巴微張呈狹長方形,耳朵外展,上寬下窄,耳垂各有一孔,下頜齊平略向內折。面具造型立體豐滿,表情威嚴,閃耀奪目。

“這是目前國內發現的同時期形體最大、保存最完整的金面具。此前商周時期的古遺址從未發現過類似金面具。”講解員介紹,該面具與廣漢三星堆遺址出土的青銅人頭像、青銅人面具在造型風格上基本一致,證明金沙遺址與三星堆遺址有著緊密的承襲關系。

在出土的眾多玉器中,有一件肩扛象牙人形紋玉璋格外重要。玉璋為平行四邊形,兩面分別用極淺的線條刻劃出兩組對稱圖案,每組圖案由一跪坐人像、兩道云雷紋、四條平行線紋構成。人像頭戴高冠,高鼻、立眼、闊口、方耳、方頤,身著短袍,雙膝著地,左手持握,肩扛一物。

“玉璋上刻畫的人,其頭部與三星堆遺址的青銅人頭像極為相似。此人肩頭所扛前尖后寬的柱狀物,專家判斷應是一根完整的象牙。肩扛象牙人形紋展示了金沙遺址的巫師肩扛著象牙進行祭祀活動的場景,向我們揭示了象牙在祭祀中的使用方法。”講解員說。

金沙遺址出土的玉器中還有良渚文化十節青玉琮等文物,反映了古蜀文明與長江下游的良渚文明之間的交流與聯系。

多元一體文明起源的重要佐證

陳列館的最后一個展廳用中央沙盤展示了古蜀文明的分布區域及其與周邊文化的關系,通過圖片展板和文物講述了“寶墩文化—三星堆文化—十二橋文化—晚期蜀文化及戰國青銅文化”的發展歷程。

“金沙遺址的發現,極大地拓展了古蜀文化的內涵與外延,對蜀文化起源、發展、衰亡的研究有著重大意義,特別是為破解三星堆文明突然消亡之謎找到了有力證據。”金沙遺址博物館宣傳推廣部主任秦晴介紹,金沙遺址與成都平原的史前城址群、三星堆遺址、戰國船棺墓葬共同構成了古蜀文明發展演進的四個階段,共同證明了成都平原是長江上游文明起源的中心,是華夏文明重要的組成部分,為中華古代文明起源“多元一體”學說的確立提供了重要佐證。2010年10月,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被評為中國首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

自2007年正式開放以來,金沙遺址博物館已接待觀眾超過千萬人次,舉辦了多場“金沙講壇”和學術交流、文化惠民演出等活動。從2015年開始,金沙遺址博物館與海外文博機構合作,相繼舉辦了“與神共舞:非洲雕刻藝術展”“永恒之城——古羅馬的輝煌”“古埃及:法老與神的世界”等特展。“這些展覽向觀眾打開了感受世界古老文明的窗口,同時也發掘出與古蜀金沙、絲綢之路等主題相關聯的文化內涵。”秦晴說。

除了“引進來”,金沙遺址博物館也致力于將古蜀文化傳播到世界各地。自2003年起,金沙遺址出土文物精品先后飛往法國、日本、新加坡、香港、意大利、美國等地交流展覽,將神秘的古蜀文明帶向世界。

熱點新聞

奥拉星星光角斗士